论坛   文学天地   阿果自述:我的【穷二代发财日记】
    返回文学天地
    发新帖 回复
    楼主: 阿果笔记

    [原创首发] 阿果自述:我的【穷二代发财日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15 15:2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果笔记 发表于 2015-8-15 14:39& |  o/ Y4 [  C- K( ~5 s
    声明一下,本来不想公布自己的联系方式的,因为现在工作特别忙,加上公司事情多,即便加上我了也很少有时间 ...

    ) ?4 D! _! _6 j% _, }理解
    . u8 v# ~# k; M" f6 Q; g7 S 理解 如果回来 请到宿豫论坛做客 这里有你的思想家园、精神家园。也会有你的真实的朋友。宿豫论坛欢迎您!
    发表于 2015-8-15 15:3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接着发 也可以单独发。
     楼主| 发表于 2015-8-15 19: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跟进院子时,小姐正收伞,收完伞她回头看了一下,当看到我时,小姐盯我看了看问:你不是住这里的吧?
    0 k1 H" b* A* D: o+ M
      我说:“不是。”我有点紧张,回答得也快。0 F, ]% n& X. S) f" p* h
      小姐又问:“你想干嘛?”1 u! C% N- _" C  F
      我不是急中生智,而是狗急跳墙想出了一句:“你不认识我了吗?”2 Z! a: B  J7 o/ V9 T
      小姐重新盯我看了看居然说:“我做过你的生意?”' f# u' U  g0 q! `
      我想,正是老天爷在帮我,这样就不费事了,直接进入主题而且是借口也完美。我趁机说:“是的,不久前。”) A$ i  O* `# w1 R+ y6 h; c
      小姐想也不想就信了,接着说:“你倒能记路的,不用人带自己就会找来了,上楼吧。”
    0 w+ B+ y5 P, K; g
      那一刻是我来义乌最快乐的一刻,我心花怒放,六十多天来的痛苦统统忘掉。我满脑子都是肮脏的想法“我是一个嫖客,我是来找女人的,我要寻开心。”
    - I8 g2 |+ D5 d( a8 i
      到了二楼,小姐摸出钥匙打开了木门。
    6 c' H8 s8 Z6 e3 x; v5 E/ n; j' D2 y2 r- B1 ^
      进了门,小姐把钥匙与盒饭都搁在了一张破旧的桌子上。; j1 n0 I+ [. f2 w, T
      小姐回过身来突然对我说:“你身上怎么有股子臭哄哄的味道?”
    % q! j( a6 S3 m! [9 T
      我说:“这大热天的能不出汗么。”& B- x, x: f4 v- o5 s
      小姐说:“你先擦下身子,味太重了。”% B' ^+ ?. H, R: N9 [; X. _

    0 ?7 {( d6 A6 X7 N' k9 D0 O$ q
      自来水就在屋内。这种出租房就是这样,每个房间都有自来水,各用各的不相干,比我以前住单位的老式筒子楼还方便些。关于这样的出租房我再熟悉不过了,我在义乌住了几年这样的房子。其实想想,一路走来,我并没有想成为富人,只是这个社会一路把我逼成了富人。说实话,早年在义乌的人,只要你敢闯,不想过安稳日子,你就成功了一大半,不需要你有多好的经商头脑,也不需要你有多少启动资金。不过我自己倒是走了很多弯路,否则现在的事业肯定还会翻几倍。好像跑题了,收回来继续说小姐的事。
     
    ! s% K% Q6 k: t

    1 k% z& A6 m' A1 {0 C% n
     楼主| 发表于 2015-8-15 19: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我三天没洗澡了,但我此时面对着清清的自来水也好无洗澡的欲望,我另种欲在燃烧,这种滋味只有年轻、已婚者、且离家者才能深刻体会。我抄起自来水边上的毛巾三下五去二就擦完了自己的上身。
    2 k) V0 B) }% x- V
      小姐看着我赤膊的上身怜悯地说了一句气人的话:“见过瘦的,没见过你这么瘦的,排骨都数得清楚了。”
    , U7 \+ T# l# e: r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此时,我已经失去了往日贫嘴的本领,内心还是因为没钱而七上八下地担忧事后脱身有困难。8 s: D1 N1 {4 \% \) t
      说着话,小姐已经退去身上的连衣裙,但裤衩与背心还没脱。小姐坐在床边说:“兄弟,快脱吧,脱光过来吹电风扇。”
    9 t6 X  j* I4 D( c1 y) q9 n' D3 Y1 Y
      有无电风扇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了,天气的温度在那时是被忽略的。我脱掉了长裤与短裤朝小姐扑了上去……
    4 c0 }* O( q" j
      小姐说:“别急,别急,我先把『内』裤脱了。”5 @- A8 p. c( X4 \3 d
      小姐在脱裤衩时,我的双手已经熟练地替她解胸罩的搭扣了。这之后的事就不用写了,大伙都明白过程,我要提的一句是,我太不争气了,二三分钟就完事了。这不能怪我,是男人都知道,久不碰女人,那事长不了。小姐当然不会抱怨了,她巴不得每个客人都早泄。. T0 N5 i6 j/ D6 |" ~. ^5 b
      完了事,我麻利穿好裤子为开溜做准备。我问:“多少钱?”6 @& B8 a' |! z! a9 \$ J
      小姐说:“同上次一样。”- p( h/ i& O' R$ `, b; X

    3 Z1 `: v; b% V: z: a
      我故意问“上次多少?三十吗?”
    & X) e1 V) n, S" @* A! J
      小姐说:“五十。”
    + g+ a! C- e5 c/ V  {
      我假装在自己裤子口袋里翻了起来,翻着翻着我突然叫了起来:“哇,坏了!”+ t$ v( a2 e* z1 U+ u9 d& s& ~0 Y
      小姐不解地问我:“怎么了?”
    + b; o# n2 d! d4 ]3 h
    ' _- ~& g$ c. K5 |! b$ k& W
      我说:“忘记带钱了。”+ c8 G2 c! q% ]5 k
      小姐立马变脸说:“你再仔细找找,怎么可能不带钱呢。”
    # R$ K* `9 f- C' r( r
      我说:“真没带,要不晚上我给你送过来吧,到时再玩一次。”; \9 o2 d7 d5 d  {9 l
      小姐说:“怎么可能,你要是不来我向哪找你去呀?!”3 l3 B9 v8 X6 A7 Y5 X9 Z
      我问:“那怎么办?”
    + e6 i0 t  [. O, z% O
      小姐从头到脚把我打量了一番,实在是找不出任何值钱的东西。让我想不到的是小姐开门走了出去。我以为小姐放我走了,赶紧跟着走出了房门。让我更没想到的是小姐走出门后抬手就急匆匆地敲起了隔壁的房门来,边敲边朝我喊:“你给我站在那别走!
    这一声喊与刚才床上的温柔判若两人。这一声喊让我知道了**、钱、感情三者的关系。
    2 K) K5 D4 {1 A, ~
      我原先计划好是这样:推开小姐撒腿就跑!量这女的再厉害也追赶不上我,这是其一,其二,做小姐的虽然说脸皮厚,但绝对不至于厚到跟在我后面追让路人拦截我,就像喊人抓小偷那样。当然结果就是我顺利地逃之大吉。
    # n: s# w! @5 L( N$ A% ^
      但我很背,这种背运应合了那段时间的遭遇。我的计划显然得不到实施了,因为隔壁房间迅疾打开了,跑出二女一男来。
    ) E/ ?( m( x' X6 k- L% R
      在二楼走廊上。% m7 ?  a. C$ T0 V# o/ H
      “他怎么了?”其中一个男的问小姐。
    " X8 C; ~- I* p. T: n: [6 ~
      “没钱!来吃白食的。”小姐气愤地说。
    那问话的男人一把抓住我脏兮兮的衣领问:真没钱?( j! k1 k5 K7 D
      我吓到了,这下吓得不轻,哆嗦着说:“我,我是忘记带钱了。”
    0 x$ L* E- c4 Y* t! x
      “忘你妈个头,妈个巴子!”那家伙随手就给了我脸重重一拳。我还没来得及感觉到痛,另一拳又打在了鼻子上。一股咸咸而带腥味的液体流进了我的嘴巴。我知道自己流血了。但我没有后悔,真的没后悔,因为我毕竟解决了生理上的一个大问题。像我这种流浪汉的身份要想解决这个问题难度可想而知。我想,只要你们不把我打残打死就让你们打一顿吧,反正我近日也无工作可干,小伤小病无大碍,只要不逼我要钱就行了。我既不喊也不求饶,我忍着!另个家伙也过来凑热闹,他伸脚踢了我屁股一脚,好在力道不大,我只是趔趄了一下就站稳了。见我没倒下,好像污辱了他,那家伙冲上来对我拳打脚踢……
    2 R1 G: p; ?# _- ~4 m; `  G+ U4 ]* d, @8 T! r. b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把他打死了!”刚才与我温存过的小姐不耐烦地说,她显然因为白做了一单生意感觉有些烦躁。
    & _; t7 N, _+ p. ]6 N2 I+ U
      “那怎么办?就这么放他走岂不是太便宜了他?”其中一个男的说。我不能确定是哪个,因为我疼得不行,蹲在地上起不来了,双手护着脑袋。
    " s9 C8 t- ?" K; ?6 Y
      “没钱就干活,找点活让他干干。”一个女的声音,显然不是与我上床那小姐。3 ]8 \/ [8 w/ Y8 k
      “我们这有屁活可干呀?”男的声音。/ C  L: B/ G6 {4 A7 I# Q* [4 ?! N
      “洗衣服,你们他妈的换下来的衣服都一大桶了,老娘我才懒得洗。”那陌生女人的声音。
    & p& S/ V% B- l3 V; U# d" J
      “就这样吧。”我熟悉的那小姐这样说。因为我欠的是她的钱,这事好像得由她说了算。事实也是这样,她同意之后我就又回到了刚才那个房间里,一个红色的塑料桶摆在了我的面前,桶内满满地塞着散发着汗臭味与香水味混杂的衣物。
    + f4 f2 n; W. I2 ]7 x, _% h
     楼主| 发表于 2015-8-15 19: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 u" a  i& Y8 J  v+ Q9 y+ H. V+ L6 a( g& H
    (续)0 h6 G0 K6 u0 Y; b6 U1 P
      说句内心话,洗衣服我不讨厌,因为下岗后,我在家没少洗衣、做饭。但不同的是,今天这衣服洗得太伤人,伤人的自尊。可能人太“倒板”的时候自尊心就会大大打折吧。因为那天,我只是稍稍感觉到自尊心委屈了一下,没有更多的难过。
    . m3 O4 M) y# Z, B4 \" ^3 v
      当时的我要求不多:不能饿死、活着、找到工作、往家寄钱,就这么多。
    + d, H% I& a6 N* p6 i) j
      在房间里,留下一个男的看住我,其他一男二女到隔壁房看电视去了。! e" Q  c) N7 m! p3 j  O
      我先洗了洗自己满脸的血,然后开始洗衣服。看守我的那家伙时不时地叫一句:“你他妈的洗干净点。”
    4 x( x0 e. r9 [' O; n7 R6 u' N/ r) Q; J: v1 ?
      在洗衣服时,我闻到了一股香烟味,烟瘾顿时上来了。我边洗边想如何让他那家伙赏我一根烟抽。7 E+ n/ P' w% L) S( y7 s7 ?; S/ s
      (我这辈子戒了无数次烟都没成功,我对烟的依赖性很重。哪怕在我最穷困潦倒的日子里,我也想方设法从老婆那讨点钱来买劣质烟抽。有时自己羞于去买劣质烟,我就让我隔壁住的老头帮我去小巷口的旧杂货店中买。)" Y! f5 W. o* J. p$ `% q# n
      我抬起头一脸陪笑地问那个看守我的家伙:“兄弟……”我才讲了二个字,那家伙就朝我吼了:“哪个是你兄弟?你他妈皮痒痒了是吧?”) S6 Z+ @5 }+ d
      我连忙改口说:“师傅,哪件衣服是你的,我帮你洗得更干净点。”$ _& Y* Q! y$ K
      那家伙听我这么一说,二只眼睛滴溜溜地在塑料桶与塑料盆之间来回瞅,“就那件青花的衬衣与那条红裤头,还有那条青牛仔裤。”
    ) k% z' q* O) V% Q. w* Q; {; Y
      我按他说的把三件衣物挑了出来优先搓洗。1 J1 |5 M+ |6 [0 ^4 R+ H
      (那天,我感觉自己特能理解电视剧中跟在日本人后面混的汉奸,虽然行为可耻,但活着的确不容易。要会察言观色不说,还得学会收起自尊拿出一付做奴才的样来。那天的我就是这德行,活生生的奴才相。现在的打工者在工厂里受不得一点点委屈,否则就抬脚走人,十几年前的我们哪有那待遇,再刚强的人都在夹着尾巴工作挣钱。)' M; e) e8 _) g) |. f
    3 |- T$ g2 E- t
      那家伙看我卖力、仔细又优先洗他的衣服时不再对我吼了,我趁机说:“师傅,你抽的是什么牌子的烟?真香啊。”
    ' B( L5 X3 G4 C) [. A$ q; Y5 e+ E! `
      “红梅烟,四元一包的,你来根不?”他说。
    9 M* X6 T) {; t, b  p& t( ]; u
      我知道那家伙中计了,我心想就让你显摆吧,反正我有烟抽就得了,于是我拍马屁说:“四元的红梅是好烟啊,我抽得很少,没钱买。”$ o5 f6 s  X1 \7 O
      我刚说完,人家就把烟递到我嘴边了,还主动掏出打火机为我点上了火。我双手尽是肥皂沫,不能以手指夹烟就让烟一直在嘴边吊着。我一口一口深深而贪婪地吸着烟碱与焦油。  8 h3 z- L0 V: a/ K+ B" c
    + D- A6 c7 C+ \) [
      慢慢腾腾,我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衣服洗完。很奇怪,洗完衣服我不想离开了,我觉得这里挺好的,最起码有可以说得上话的“熟悉人”了。我相信事情都过去了,只要表现得好,他们是不会再打我了。
    按吩咐,我把洗好的衣服的晾在走廊上的铁丝上。# M4 f# K! o; s* O
      看守我洗衣服的那家伙见我晾好衣服便说:“你可以走了。”说完他也进了隔壁房看电视去了。房门咚的一声关上时我的心莫名其妙地收了一下,好像一种希望瞬间被击碎了。我在心底对自己说,我再等五分钟,五分钟内有人走出来我就鼓足勇气说自己想留下来,如果没人走出来,我就离开此地再谋生存之地。
    - [& b5 }% y) R* |! u( f6 Y3 E
      一分钟……- k6 c& M  F+ t( [/ O
      三分钟……
    + p1 j8 t" Z0 U) N8 Z8 q
      大概就是这么个关紧,有人开门出来了,是起先打我的那家伙,他瞅了我一眼问:“衣服洗好了?”我嗯了一声。他又问:“洗好了你还不走在干嘛?”我脱口而出:“我想留下来可以不?”我知道这种请求的希望是渺茫的,但是我真的无处可去,我只想有饭吃,有地住,干什么,怎么干已经是次要的了。, j! u. D- a5 \; W5 X3 ~3 r; s
      “留下来?”
    # J; t5 I) \2 H9 i0 X0 \1 m5 F6 Z1 x7 j; B7 B
      “是的,我想和你们一起干。”
    ' |& |  [+ `% F+ k( @/ w
      “你能干什么?洗衣服?”
    9 A  g- L' O5 R
      我无语了,我也想不出我能干什么。我是男人身,我“卖”不了,我留下来能干什么?我只是穷急了,急需一个地方安身,就像那句俗语“病急乱投医”。9 u5 a9 u) B! N) e) S2 g6 z. V
      看我低头不语,那家伙吼了起来:“滚!滚!哪来滚哪去!看见你老子就烦。”既然这样还能说什么,我只好抬脚走人,走到楼下毒辣的烈日下去寻找我能去的地方。
    我走到一颗梧树下坐了下来,时间对我而言是富余的,我可以随地休息或是无聊地胡思乱想。那个下午时光,我特别地想家,想老婆孩子,我想打个电话回去,但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我都穷成这样了还去找女人干那事,我太不是人了,我对不起我的老婆孩子,我不配为人夫为人父。我在心底里遣责自己,但这与事无补。无论我怎么骂自己都骂不来二元电话费。我坐了一下午,就这么想着恨着。后来,我想出招了,我得拼命弄些钱来给家里打个电话,这才是最中之最重的事情。
    3 Z: C1 f6 `) l& n: B$ \5 Y8 X* ^3 c! u: V2 O! B/ Z
      我就在这棵梧桐树下一直坐到了夜里二点左右。不是我能坐,是因为我坐在这与坐在其他地方对我而言是一样的,都是坐。与其到处走消耗体力还不如坐在这,最起码肚子不会感觉那么饿得难受。那时的义乌还没有联防队员,如果换成是现在,我可能就被人打扰了。# s0 D1 z" K0 L6 b+ _8 O5 m! U
      这天夜里的二点多钟,我去了那家伞厂,轻车熟路,我用木棍撬开了伞厂仓库后面窗户上的钢筋爬了进去,然后抱出了50把收折伞。很顺利,没一点点不测。
     那时的义乌工厂大多是家庭作坊式的,没有门卫,甚至像样的厂房都没有,都是在自家院子里或是租来的旧仓库什么的当厂房,然后挣了钱再盖,边挣边盖。仓库大多也是在平房中了,利于搬运货物。我知道后来的大厂中就有这样的,比如2005年收购上海霞飞的某化妆品厂就是这样。8 ~/ v% I& R3 t8 R8 f' @, N, _- I, z
      说实话,偷这家的产品我没有负罪感,因为他们本来就欠我二月工钱,我只是偷我应得的那份,甚至只得到了我应得的一半。
    - y4 ^" {% o9 d! q
      我把偷到的伞藏在我藏行礼的那个破院里,用砖块掩得实实的,然后自己才开心地躺在一堆工地木板上睡去。夏天的蚊子特别多,我一晚上都要被叮醒十几回。2009年,义乌全市发动来蝇灭蚊活动,据说一为了防治一种什么病。我在想,要是那时有这种病,我十有八九会染上,因为我接触的蚊蝇太多了。) j4 k7 u0 T) F9 D0 k# q

    : f9 i3 ?5 N" m( k% i
      早上醒来后,我感觉又很饿了,但我没打算去那家民工快餐店,因为那晚饭是我中午的午餐,不能轻易去动。我忍着饿寻思着这50把雨伞如何脱手换成人民币:一是拿到市场或店里去转给店主;二是给卖给快餐店老板娘;三是去昨天挨打的地方找那两个家伙转手。% m$ p7 [7 Z0 \& l
      思前想后,我决定采用第三种方案。因为一的风险太大,二没把握,三没什么风险,最多得不到什么钱。钱的多少不是最主要,我现在急需的是二元打个电话回家。当然能有个几十元是最好的了,这样我可以住上旅馆洗个澡、刷个牙什么的。
    1 d# {: o" f$ D8 F

    ! t8 k; k. q2 b1 J, x. v5 z- A
     楼主| 发表于 2015-8-15 19: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去找他们前,我也想了很多,我知道钱对我的重要性,我不能不想,不能不考虑每个细节上的事,想得周全才能如愿以偿以伞成功换钱。4 h8 \1 N9 y/ v" X/ `( x2 Q$ g
      我在路边捡了个破蛇皮袋,装了五把伞试探性地先投石问路,如果真不测被他们扣了,我还有四十五把伞,大头在后面,还是有希望。
    6 ?" Q8 z# h1 o# N2 d0 P
      我去的时候大概有十点钟了,那二男二女还在睡觉。这是正常的,他们都是夜间工作者。我敲了一个房间的门,出来一男一女,另外一个房间中的一男一女听到敲门声也出来了,他们都好奇地打量着我,实在不明白我怎么又来了?我拉了拉曾经给我烟抽的那家伙的手轻声说:“师傅,能不能一边去说个话,我有生意同你们做。”
    什么狗屁大事还不能在这说呀?老子还要睡觉呢。那家伙伸了个懒腰接着又打了个哈欠说。
    ) |0 w& {5 {( f; L7 V* ?& }
      “不是,这里人多,说话不太方便。”我小声解释说。
      t6 U3 G6 K8 V* Y# _$ G
      “什么方便不方便的?就在这说!”另外一个家伙朝我吼道。4 V  q' j- k2 n$ c6 e! |! o; J
      没办法,我只能当着众人的面从蛇皮袋中取出了一把雨伞,然后我说:“我有一批伞想找买家,但我不知道怎么找,于是我想到了你们,我觉得你们见多识广,人面熟,这点小事肯定能行。”
    5 a" T, p/ p. ^  b) H6 i: Z$ M
    ! K: Z" `1 U- e1 Q! E
      “一批?有多少?”一个家伙问。
    - X1 n5 S1 v! _/ X, p
      “具体我没数过,反正不少。”我故意这样说,目的有二,一是告诉他们这不是太小的生意,二是慢慢套他们,这样他们会为了下批以及下下批货不至于不给我钱。) X1 [( p$ q( R9 H6 i
      那俩女的听说是这档子事,没兴趣听下去都打着哈欠回房继续睡觉去了。她们只会做肉体交易,其他生意都不感兴趣。她们太浪费义乌这个黄金市场之地了。
    (下面为了叙事的方便性,我将那俩个家伙取个名字:看守我洗衣服的个矮些就叫小矮吧,另外一个就叫大高。从始至终我也不曾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只是我生命长河中匆匆而过的一对过客而已。)
    . Q- y/ O: ]" e5 N
      “你想卖多少钱一把?”大高问我。1 p8 D/ e2 s. `7 T9 ~* k
      “八九块一把就差不多了。”我说。5 O  [0 c0 {9 m6 l9 R; O$ H0 i7 R1 L
      “八九块一把?你抢钱呀?我看就值五六块一把。”小矮说。
    3 J9 @" y- p  K" m% o7 ^1 h- G/ R& v3 W
      “胡扯个毛啊,五六块你给呀,这种伞顶多三块一把。”大高盯着小矮的脸说。: H- A6 n% \4 I; m' u. f  t
      三元一把,说实话,这种价位是很低,但在我的意料之中,我知道我就是送货上门来让他们宰的,我乐意被他们宰,我只要有钱拿就可以。如果他们不狠狠地宰我反倒不正常了不是。
    # _! y2 K; w$ D4 F) ?' Y  p" H
      “三块五,大哥,给兄弟我一碗饭吃吃。”我故意说。" p- Z& ~! Z; l2 r) a
      “就三块,不行你走人,我们睡觉,懒得烦这小生意。”大高说得很假,但这假话很正常。
    : M% W1 @/ S  S5 s+ ~$ A  k" b- P+ Z
      “三块就三块,但要现金。”我装作心一狠,咬咬牙说。
    $ O# z1 R9 z3 T: E* ^
      “当然现金了,哪个还像你呀,搞个女人还吃白食。”小矮又摆着厚厚的谱子说。, m8 ]. D  A2 l7 b5 U/ U7 d
      大高狠狠地瞪了小矮一眼,意思是你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4 C( B- z2 l) H! P4 |2 R2 j/ @
      “看你这穷酸样也是等钱用的主,那就给你现钱好了。”大高藐视着我说。
    - C# L( x' i4 L1 F$ N% k
      (多年后,我回忆起大高藐视我的眼神一点都不生气,我感觉非常滑稽,我时常想起这眼神偷偷地笑出声来。)
    ; j0 e' O# k! s4 J- b' K+ A% b
      “那你们先要多少把?我现在就去取来。”我问。
    - B' g/ T( t8 g
      “先来个三十把好了。”大高说。9 [+ [# m5 b' w
      “三十把太少了,要不先来个五十把吧?”我欠幸他们说的数字没突破五十。
    7 U# Q( e) k' B* t! Y
      “那就五十吧。”大高说。5 x  ~3 K0 F. k' m, ~
      “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这里有五把伞,大哥,你给个十五元钱,我好坐个摩的去取另外四十五把过来,路有点远。”我说。- L9 U, P' W$ ~  a/ \# t) E
      “你他妈真穷!怎么混的?!”大高边数落我,边从口袋中摸出十五元给我。/ h; B+ G# ~( F
      我放下伞,取了钱快步溜烟下了楼。
    9 X% L5 o+ M# W" S+ d* }
      那一刻我心花怒放,那一刻晴空万里!
    , l0 l* l  {+ [- X" W  S  ]( y
      我终于有钱打电话回家了!我对自己说,不要高兴,沉住气,还有钱进帐。我把钱藏在鞋垫下,这样才安稳。我往最坏的想,即使他们等下不给我钱,我也有十五元了,完全可以打个电话、吃碗牛肉面了。
    我当然没有坐摩的,我只是小跑了十分钟就到我藏伞的破院了,边跑我还不忘边在路边捡了几个蛇皮袋。; W4 G% c, Z$ L! G5 I  d5 S/ Q1 _
    9 Q. G: f9 y: w. ]% `; `$ N% y: f
      取了伞,我火速往回赶。3 g# X7 b2 a# W0 G. r
      我对自己说,要快,不能不快,否则他们要是反悔我就白费劲了。古人说夜长梦多是很有道理的,我相信古人的学问。
    ( E5 x7 x9 x" S
      接下来的交易很顺利,我得到了一百五十元。这笔钱对当天的我来说简直是巨额财产。让我更加欣慰的是那俩家伙并没有扣下我欠小姐的五十元,可能他们是着了我的套想要下批伞,也有可能是他们认为自己赚大了,无所谓这五十元了。反正我是被宰得很舒心,很舒服,很心花怒放!我还不忘记讨了他们的BP机号,不要小看这传呼号,作用会很大。, Y9 S( [6 e% R" B4 I* X1 A) \* H( {
      虽然我现在我有一百五十元了,但是我还是不舍得坐摩的,我走着回到了那个破院子取了我的行礼(一个旅行包)。我按计划好的步骤行事:
    1.找个跟计算机有关的工作,干点干净,见阳光的活。
    9 i% F. q" E) n% |. T- C8 ^+ O2.工作中多学点东西,最好有点微薄的工资。
    ( B. }* \% j+ w" \$ V+ W) T0 r% ]$ a3.多学习,多跟人打交道。# C% ?( a: V/ |# r

    $ }, }3 p3 z. M

    ) x3 J2 g' k- C
    ! {9 D1 }7 n0 \8 [* o

    & v/ }: ~: Z! R& |9 I8 f- e5 y.............................
    9 Y! |+ U# p) G, L9 Y, N! z& V/ l1 r, ]! u: X- G

    : l# [/ N: J# z) k, s2 _就这样,一晃几年过去了,中间的心酸就不想多提了,明天我再谈谈后来我做现在行业的感慨和领悟!
    " l) X. A/ n# _, t5 F1 c# V
     楼主| 发表于 2015-8-18 09: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跟贴,再更新吧~
    发表于 2015-8-18 13: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还不错* ~: i! D8 v( n: L' e
    精彩的试你如何 发财的那部分
     楼主| 发表于 2015-9-6 08: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几年的那方面的事情干的太多了,现在回头想想,发自内心的讲,我要寻找新的开始,做真正有意义的事情,来弥补我的过错,我在看《剑雨》的时候,我哭了,编剧写的太好了,编剧绝对是这个行业的专业炒作人士,否则不会写出这种剧本来的.看了这个电影,我知道了人生是可以有新的开始的,那么,我可以有新的开始么?
    --------------------------------------------------------------------------------------------------------------------------------
      
    ( b/ S) a; Q0 e$ t
       我是85年的,高中毕业以后就开始在社会上游荡,当时是04,我家里很穷,跟本没有多余的钱让我来接受更加高等的教育,当时我19岁了,由于自卑的心理,我很少与同学们交流。每个周末我都会回家,我们同学所有的集体活动,我都不敢参加。因为没钱买更好的菜,怕被同学看到笑话,每天吃饭都是等同学吃完后,我才敢跑到食堂吃一点(当时吃的米都是从家里带出来的,每次都是自己拿去食堂蒸饭,然后买上5毛钱的菜就算是一顿饱餐了。因家里没钱,我一个月的伙食费只能控制在100元之内)。如果是走在路上,远远地看到我的同学过来,我都会先躲到一边,等他们经过以后我再走自己的路。
    记得小时候下过一场很大的雪,大雪几天都没有融化,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真是漂亮极了。我当时有一个想法:以后长大了一定要买一部照相机,把家乡的美景都拍下来。那时也不知道有摄影师这个职业,只是觉得如果能把这景色拍下来,一定很棒!那时一部相机是我的梦想;可是我还是被现实所打败了~
    我毕业以后,就想赚钱了,跟别人不一样的是,我不想打工,打工能赚几个钱啊,我当时有了想法,就是把我们村里的鸡蛋,贩卖到城里去.
      / y( b# A! B2 W" U' D1 ?0 P: a
      
    $ j+ O; k5 w6 R6 v) T5 r# G+ y) [' J
       当时我们村的鸡蛋和城里的价格相差还是很多的,有2毛钱一斤的利润,当时我就盘算好了,我让家人给我买一台摩托车,我专门干这个,城里的蔬菜摊多的很,当时我跟那里卖菜的一个孩子挺熟悉的,他告诉我,他们进鸡蛋,都是从我们那里的村子里进过来的,他们隔几天就会去拉一次过来,他们都说这样很累,他们不想干,而且鸡蛋在运送的过程中,要裹好几层的棉被,否则是很容易就破裂的.: {) M; ^+ [) x9 l4 ~; k
      
    3 f0 o. A: x4 ~( J5 P! S5 M# K) G
       我当时就在想,我也要开个档口,我不光给他们供货,而且我自己也卖,我卖给他们可以有1毛的利润,我自己卖会有2--3毛的利润,但是这个事情后来黄了,因为我家人特别不支持,我家人告诉我,你去上学吧,爹再怎么累也会支持你的.
    ( l3 f, C" n4 D  O1 x
      8 [: \1 \/ x  F7 T6 `
       我当时哭了,我说我要赚钱,我是一个很轻易就会哭的人,尤其是在爹妈的跟前,爹急了,拿着棍子说你去不去,我说我不去,我要赚钱,我叔叔在县城里面跑出租,一天可以赚到100元,我要赚够了钱也去跑出租。; q' e, C7 R; U
      
             
        后来我还是决定不上学了,虽然爹妈不同意我去贩卖鸡蛋或者跑出租,那我可以干别的啊,前几天我还听说了,前几天我村的一个大学生,在外边找不到工作,又回到了农村当起了全职农民,现在整天扛着一个锄头,丝毫没有了文人的范儿。  i. E( H% }4 t4 `' N
      : @5 Q, G" h* |# S5 B& k
      & J' {4 S2 w( I. X: \* x& |
       后来我的一个堂哥说,你跟着我好了,当时我也没多想,只是想跟我家人划清界限,等到我有了钱,我再回来让他们看看,我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我堂哥在广州开了一个门面,做一些机械零件的批发生意,我的工作就很简单,就是帮客户下单和拿货,当时我全心的投入到了这个行业,我想我一定可以做一番大的事业的。
    / G8 |4 ]" F: z' h
      
    / D2 @( ?9 w  y& Q% d
      
    , d) o$ y; f2 \: J
       这个时候我认识了许多的老板,他们给我的感觉是很儒雅和有意思的,在我的理解里,老板应该就是唯利是图和好色的,我是标准的穷二代,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有钱的都是丧心病狂的代名词,他们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当时我们村里有一台电视,在村长的家里,是黑白的,里面播放的都是一些有钱的人在尔虞我诈之类的,在我的感觉里,有钱的他们的钱都是不正当来的。
    . A6 z/ w( q* H2 i& c+ f) k  P
      
    6 v# A4 T, V( f2 T& }6 E$ j( Y  l
      ; F3 Y, G- S8 U% l
       而在广州的这一段时间,接触的人给我的感觉是他们都有很好的意识,而且在和别人交流的过程中,他们给人的感觉是很有意思的,有的思维很开阔,聊的内容天南海北,似乎无所不至,当时有一个做地区代理的老大哥,我堂哥告诉我说,这个老大哥是他最大的客户之一,手底下有庞大的网络和人脉资源,这个是我第一次知道,人脉这个词。
       

    + X4 @3 ^; ?( I& g
    8 i- M5 Y! z5 S( b8 q3 R$ u
     楼主| 发表于 2015-9-6 08: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家里很穷,小时候我们村里家家户户都养着猪,在农村里,这些都是很平常的,而且都是直接扔到茅坑里来养的,在我小的时候,最害怕的就是上厕所了,因为上厕所的时候,猪就在下面,猪会用舌头来舔你的屁股.家里只有在过年的时候,会拿出来钱买几斤肉,小时候经常会在家里招待别人吃完饭的时候,偷偷的拿过来点好吃的塞到嘴里,当时那种感觉真是太幸福了., d1 m! ]$ X6 b( E9 V2 m9 Q( _
      , z; s, ]. j. _( f
       我喜欢吃肉,我喜欢喝酒,在广州的时候,我想赚钱的思想更加强烈了.身边的人相对层次比较高了一些.在我的眼中,他们赚钱都太简单了,只是需要安排上几个人去做该做的事情,但是我感觉如果是我也这么做,我可能做不了.
    打工一段时间以后,我跟一个别的档口的老板喝酒,我是一个很有眼力劲的人,谁有钱我就跟谁铁,当时我说请他晚上吃个便饭,老板很豪爽,一口答应了下来.6 p5 C2 N6 r  F  t$ e  G0 t
      
    1 t4 |9 k& B/ `! [
       我告诉他说,我有了自己干的想法,复制我堂哥的模式.做自己的档口!档口的老板告诉我,说你还小,现在一口气做这么大的生意是不可以的,如果你真的想做的话,可以做一些服务性质的工作,你现在在身边的人,大多都是档口的负责人,他们在发货的时候,需要很多的东西,一般都是他们自己去买来的,比如包装盒,打包机,封口胶带,或者是编制袋这一类的,1 G1 o& H6 e$ V
      4 P6 _  t  A- |+ }
       按照档口老板的话来说,他们买这个,一是费时间,二是很麻烦,而且要想着这些东西,怕用完了,会影响自己的发货!所以他的想法是,让我去专门做这个东西的二倒手生意!
    类似的比如市场上的货车比较多,就有个员工自己产生了想法,他就自己去干了,专门供这些货车的保险,因为大家一起都很熟悉了,自然就买他的了,而现在如果是你来做这种生意,因为你跟他们熟悉了,而且的确是方便他们的发货的事情。& E# B6 v5 W8 g, N& v- `
      2 b/ e7 w9 R/ [  H4 T, N
       后来我就做起来了,真的很好做,就象老板说的一样,那个时候,我是先测试的,从小的东西,比如编织袋,比如封口胶,纸箱子打包物品之类的,我开始在周边的地方开始跑,从商品批发市场到倒闭的工厂只类的,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创业的乐趣,当时一天的收入是100元左右,现在看来真是少的可怜,可是当时,的确是非常让我满足了。
    " [1 @! Q# `! E+ z
      
    6 C* Q. l/ h6 R% v  p3 @( W1 Z
      ' B' |8 s  o/ U& k
      谢谢大家的持续支持,本帖继续更新
    ....

    " p7 Y+ S4 I" i& I; I
    下一页 »
    返回文学天地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